|登录

精彩同行公益网栏目点击进入【书香苑】 › 查看主题

42797

查看

204

回复
返回列表
楼主: 大军

[励志] 选择坚强

Rank: 2

11#
发表于 2008-4-2 19:03 | 只看该作者

红皮儿花生(下)

这件事纯粹是出于一次偶然。
       这是一个雨天的午后。被疾病再次击倒的我长卧不起。她们围坐在我的床边絮叨,我是说,我的母亲和我的外祖母。在这种细雨菲菲的时节,她们总会说起他,我的远方的父亲。
       这是一个春天还是秋天的午后,我已记不得了。我只是记得,这是一个雨天的下午。雨季的午后,照理是很好睡的。而我却毫无睡意,成天少有安眠的时刻。后来,我知道了,这是一种心力衰竭的表现,一种因长年失血、机体经常处于缺血状态下的神经性疾患:神经官能症。
      那个雨天的午后,朦胧之际,我听到她们又在叙谈他了,我的父亲。长久音讯无通的他,终于有了消息。只是,他又遭人毒打了!是的,在那里,在那种地方,他老是不会保护自己,他老是让他的亲人担惊受怕;他老是让他的儿子蒙受屈辱,在他的肉身的痛之上,在他的心灵上频添一次次创痛!
现在,我已经想明白了。这种事,当然不能全怪他。一个从旧时代走来的生意人,一个耿直本份的真汉子,怎么可能溶入那个社会呢?但在那时候,我就是不懂,老是不懂,老是因为这疑虑重重,甚至愤愤不平。
       在那个雨季的午后,绵延的淫雨把灶间那些椽枝、桁条都浸湿了。滴沥无尽的雨声,敲打在灶间的油毛毡上,声声都敲打在我的胸口上。她们母女俩的吴侬软语,在这风声雨声里,格外地凄楚无告。突然,一个字眼跃出了她们的唇齿,跌进了我的平静的心湖:花生。她们在说什么?就是我每天都需要服用的那种红色的药丸?!
我当即被震得浑身颤栗。
      我终于明白了他遭人毒打的原委――因为他好买花生,而且总是多多益善地买,几成了远近闻名的花生采购专业户。然而有一天,有人发现在一块废弃的农田里,朦胧冒出了几株嫩绿的芽苗。于是便毫不犹豫断定,他拿了公家的花生埋在那里,以便探亲时带回。他无辜遭冤,当然很不服气的。理由是:他的儿子确实有病,确实需要常吃那种东西,但是,这又怎么可以就此判定,这些幼芽就是他埋下的花生?再说:既然想“偷”,为何只“偷”了这么几颗?还有:埋在田里的花生,还能吃吗?他要求寻找证人,几十里外的那些老乡。每次带回家的东西,都是他向他们购买的。即使中途请人捎回家的,或者经邮局寄回家的,东西都是从那里购得的。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因而难免理直气壮。于是他们说他“嘴硬”――强辩!而强辩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他不仅遭到了毒打,还被人高高吊了起来,还好像被打断了几根肋骨。
       他在那里一病不起。她们却在这里干着急――路途遥远、关山阻隔,又有严明的纪律。这是一个疯狂的年代。因而,说起他,她们就唉声叹气、愁云密布。即便写到这里,我的耳畔依然缭绕着她们的叹息,那一声声出自胸臆的哀叹;以及她,我的外祖母的恨恨地骂。
       我已经忘却了我当时的心情:愧疚?不安?痛苦乃至仇恨?我只记得,我只是感觉到,浑身燥热,从毛孔里迸溅出点点的火星。是的,我很想烧毁了自己,连同这个混帐的世界!以后的情景,我就不想说了,在这里,我怎么对你们说呢。我只是要求自己从此记住了,并永远不忘。然而又我知道,要想永志不忘,唯一可行的,就是想办法让自己活下去!
那时候的我,十五六岁。有这种想法的我,不管狭隘也好,还是志向不凡也好,这都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只是那种特殊的“药丸”――红皮花生,我再也不想吃了。
      然而,我很不争气。仅仅罢食了几天,我又开始服用它了,而且依然不折不扣,每天清晨空腹一小把――七至十粒。
     记得翌年,他又回到了我们的身边。一如既往,他还是那种样子:不等喘过气,就急急慌慌从旅行包里往外掏东西:各种植物的枝叶、藤蔓和根茎;还有那种小小巧巧、粒粒饱满的红皮花生。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们置于干燥的盛器里,以便可让我用上一整年。
       那天,他仍然一如既往、若无其事地做着他最想做的事。在旁怔怔看着他的我,是很想问问他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伤口愈合了没有?然而,我始终没开口询问,他也只字不提。
       他依然年年如此。每次回家探亲,都为我带回多多的花生。也不管它是否对我真的有效。而我们,我和我的母亲,因实在找不到更好、更有效的药物,出于无奈,或聊以****,只能听凭他为我们一次次地“奉献”。甚至没想过,我们食用的,不是那种普通的花生,而是他的血肉、他的尊严、他的生命、他的可贵的自由!要是意识到这些,我们早该拒绝它的!
这种情形延续了好几年,十几年。直至我独立,找到了更直接、更有效的方法:替代疗法――输血。
      开始用畸零的双手学习写作的我,偶尔看到了一篇报道:隔年的陈花生,可能含有********;而********,是一种致癌的物质。我便对花生产生了本能的抵触。再说,随着社会日趋开放、物质日益丰富,花生已不再成为紧俏商品。不说隔年的花生,即使刚刚采摘的新鲜花生,也都随处可见。我们便写信告诉他,请他以后再也不要带回或寄回花生了。他这才卸下了那份格外沉重的负担。
      后来,年迈体衰的他终于回到了我们的身边。花生的故事彻底告下了段落。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的可敬可爱的父亲,终于走完了他饱经磨难的一生。为了他没能享尽天年,我老是耿耿于怀。而我的母亲老是劝慰我:七十岁了,也差不多了;比起那些英年早逝者,他还算是高寿的。而我却很不同意她的这种说法。我说,七十岁,才七十虚岁,实际只是六十九岁!再说,他这一生吃了这么多苦头,终生勤恳、善良正直,又做了这么多好事,他怎能跟那些人比呢?更何况,他是我的父亲,他为我受了这么多的苦,作为他的儿子,我的心里怎么会平衡呢?
       我母亲也拿我毫无办法。有一天,我俩默默相对,她却忽然对我说:这辈子,他确实遭了很多罪,也做了许多好事;无论对子女,还是对外人,他都待人热情真诚、有求必应。不过,人总是要死的。现在他不在了,你心里难受,但你有没有想过,你不可以代他多做点好事,这也算是延长了他的生命?
      我的母亲一字不识。这番话出自她之口,不能不使我刮目相看!
记得在他逝世当天,他的女婿们在为他清理遗物时,无意间翻到了一册记事本,上面有他歪歪扭扭的手迹,罗列着他在那里的收支帐目。比如:某月某日,买被头针*枚;某月某日,购入花生*斤,价若干元,邮局寄回……
长长的流水帐。
     我知道,他那里的生活费,大约为每月七八元。除去伙食费、洗理费,购买计划内的物品;还要为我亲带、捎带、寄回那些“灵丹妙药”。由此可见,当年,他在那里的生活水准,又是何等的低下?
      那天,等我闻讯赶来时,这册原本可以传世的笔记本,连同他的破衣烂衫,已被他们送进了垃圾箱。否则,我很想把它永留身边的。
      今年,也就是一个月前,我的母亲也走完了她的八十年的风雨历程。
母亲的蘧尔离世,使我终日沉浸在无尽的思念、悲伤和后悔之中。难以自拔的我,很想找人诉说我心中的忧伤的。然而举目四望,左右无人。无以诉说的我,只能找出这成文多时的旧稿,一遍遍地翻看,一遍遍地涂改,以至完成了这个篇什。
      我的本意,原先只是想述说往事,从而纪念我的父亲母亲。回忆往事,我自然想到了这个花生的故事。这个故事说的虽是花生的事,其实说的却是我与他们的事;或者说,我的父亲母亲与花生和我的故事。对于它,你们是否感兴趣?如果没兴趣,这不怨你们,只怨我没把故事说好。

阮海彪     2004,8,13,草成;2005,4,5抄录;2005,6,9再改。7,20再改,2006、10、18; 2006、11、7再改。

TOP

Rank: 8Rank: 8

版主勋章 八千贴勋章 四千贴勋章 二千贴勋章 一千贴勋章 灌水天才勋章 文章精华20贴勋章 文章精华10贴勋章 文章精华5贴勋章 08年度优秀版主 宣传标兵勋章

12#
发表于 2008-4-2 20:37 | 只看该作者
这有高人在呢
下,我接上了

TOP

Rank: 2

13#
发表于 2008-4-3 10:10 | 只看该作者
不好意思,我觉得是半截文章,大家读起来不好读,就多事添加了,抱歉

TOP

Rank: 8Rank: 8

版主勋章 八千贴勋章 四千贴勋章 二千贴勋章 一千贴勋章 灌水天才勋章 文章精华20贴勋章 文章精华10贴勋章 文章精华5贴勋章 08年度优秀版主 宣传标兵勋章

14#
发表于 2008-4-3 11:12 | 只看该作者
这是什么话,为了大家着想呀,偶得感谢你的呀
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哦

[ 本帖最后由 愚公移山 于 2008-4-3 11:48 编辑 ]

TOP

Rank: 8Rank: 8

版主勋章 八千贴勋章 四千贴勋章 二千贴勋章 一千贴勋章 灌水天才勋章 文章精华20贴勋章 文章精华10贴勋章 文章精华5贴勋章 08年度优秀版主 宣传标兵勋章

15#
发表于 2008-4-3 12:06 | 只看该作者
               因为我的世界窄小

作者简介:
        受伤的翅膀(网名),生于1987年,没有读过书的她现为“黑夜日出网站”往事如风的版主和“选择坚强”征文活动编辑。正在写一篇关于亲情方面的长篇小说:《生活的碎片》。

   E-mail   :gongying0830@163.com


      在一个失眠的夜晚,我给电台发了一条短信:“主持人你好!我是个双腿不能动的女孩,今年十八岁,我想...”这条短信播出后,有很多的朋友给我打来电话.其中的一个就是他(风).他给我传来的一条信息只有“朋友”二字,当晚我们聊了很多很多??????他问了我的身体状况,我也把所有的不愉快与伤感的心事都向他诉说了.
     刚开始,他每隔两天就会给我打个电话,在我俩的第三次通话时,我向他提了一个要求,“他问我是什么?”我说,你先答应我就告诉.他考虑了一会说:“好!”我说:我要你以后每天晚上给我打个电话,好吗?他问我,“就是这个啊?”我说是啊,你还以为是什么?他爽快的答应了我。
就这样,每天的一个电话成了我俩的约定。我问他,你为什么会答应?你是一个大学生,而我,却是这样的!连学都没有上过!他告诉我:“交朋友是不需要在乎那么多的”。
也不知怎么的?我们再也没有聊过不开心的话题,我们说好每晚都唱首歌给对方听。这个建议是他提出来的。
     从相识到相知,然后成为无所不谈的朋友。慢慢的,这个电话成了我们彼此的习惯.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我开始在乎他的一举一动.有时他去上网时,我都会感到不开心.很快,05年的暑假已来临,他回广西去了,而正好那天我家里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好想找个人倾诉或是好好的哭一场。可他不在!
      自从他回家后。我的脑子里时时都会有他的出现。我问自己怎么会这样?难道我爱上了他吗?这时我意识到了事情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我开始逃避他,他有时给我打电话时我都是以不冷不热的语气跟他说话.同时他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我们都没有去说明.只是感到我们之间似乎安装了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会爆发.可都没有去过多的想别的.
      他在每去一个地方之前都会给我发一条信息,或者是一个电话,哪怕只是出校门而已,都是如此.然后我都会说一声:“小心点”.我们就像是一对:“名不正,言不顺”的恋人.他在做一个男朋友该为的,而我也在尽量做作为一个女朋友该做的.有好几次我都有对他说:你不觉得我们如今已超乎了普通朋友的关系吗?他都会说:“是啊”然后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我们没有见过面,再加上我身体的缘故.所以都不敢说出那句;我们正式交往吧.我也有跟他说过:把你的心交给我两年,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你不许谈恋爱,你毕业后这个约定就失效.好不好?当时他没有给我任何的承诺.我说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明晚再给我答案吧.
      他是一个很认真的人,一但认定了一个人,或许就是一辈子的事.我都了解.而我也知道,在这一天的时间里他会想些什么,考虑到了什么.时间过得很快,第二天的21点30分又到了。我等了一天的答案很快就有结果了。当电话接通后,我听到的第一声,“喂”我的心、一下子酸了,他的声音是沉重的,我们相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感到他有这么大的压力!所以我以一种很轻松的语气对他说:哈哈!你当真啊?我跟你开玩笑的呢。我把问题全部都否定了。因为忽然有一句:“我不能啊!”从我脑子里闪过。
其实,我要他答案的目的只是想知道他的心是否和我是一样的?但我不能让他心里有负担,所以我选择了放弃期待以久的答案!
      10月13号是我的生日,很早以前我就要他为我准备了送给我的生日礼物,那就是要他亲口唱一首(李圣洁)的《手放开》.唱完歌后,他提出了一个在他心里出现已久的想法,问我能否通过坚持与努力在某一天双腿能够站起来?只是这样的问题而已,可是从他的口中说出却是显得那么的心痛与无奈!为此他还写了一篇文章,名为:《他乡的女孩还好吗?》我们都怕伤害到对方的心,都在想着怎样可以把伤害降到最低。有天晚上通话时我跟他说;我们结束吧,不管是友情也好,爱情也好,都到此为止,不要在联系了!当时的他没有答应。
      第二天中午我收到一条短讯:“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我不能给你什么,所以我们都放手吧,祝你在没有我的岁月中过得更好”我哭了,泪水不由自主的往先下流。因为外面有很多人的缘故,我一再要求妹妹推我进房间。只是为了掩饰即将流下的眼泪。回到房间后我打了风的电话,但风怎么也不接!不知响了多久以后,他终于接了,他也哭了!我问他你是不是哭了?他是沉默的。通过这件事好象证实了我们在彼此之间心目中的位置.原来我们是这么的在乎这段相识.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晃一年又过了。这些岁月中有过开心、快乐、也有过矛盾、与不愉快!只是我们都变得不在去考虑那么多,就这样维持着。
     今年的3月10号,他告诉我,他找到了那颗星的影子,她叫平。并且风打算星期六去平她们学校,我不相信他说的,我要坚持要女孩的电话号码,他说他得先征求对方的意见,在电话里听到他们的通话,我的心好象被什么揪住的感觉?好难受!我失落的把电话挂了,他们的那个电话大概打了二十来分钟吧,而这二十来分钟的时间里我都不知自己是怎么过的?其中也拨了他的电话无数次,每拨一次,对方的提示就是的:“对不起!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侯再拨.”听着一次又一次的提示, 我的心就一次比一次痛!
     “平”同意了.我没有想去说些什么为难平的话,只是很真诚的叫了平一声姐姐.平对我说:“坚强的女孩,想哭就哭吧!”我告诉她,“没有啊!我很好。”
       其实我好想阻止他不平那里的,我也好想对风说:风,你别去好不好?但我没有那么做!因为那个平能给他的,我都不能!我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因此也向他们俩证明我是真的没事,我是坚强的.他们见面的那天我什么也没有吃,滴水未进!只要坐到桌子旁边,眼泪就会情不自禁的往下流...所以干脆选择不吃.我一再的对自己说:不是吧?我们俩连面都不曾见过,至于这样难过吗?不应该的啊!可我怎么也说服不了让自己的心不再痛!因为,在我的世界圈子里太窄小了.一旦出现过,可能就会是唯一的...
执着也会有错吗?
      明明知道他的心里有另一个人,也明明知道他爱的或许不是我,而是、另一个,“她”但我还是每天默默的把他藏在心底无时无刻的想着他、思念着他,我不愿放弃,也有很多的不舍,也曾想多很多遍,等待又有什么用呢?到时的结果依然还是如此啊!但好象在无怨无悔的等着他的归来。。。一天、两天、一周、一个月。。。最终我无功而返!直到有一天,有了另一个人的出现,我尝试着让自己去接受出现的这个人,因为、我累了,我等的时间已是好长。。。好长。。。但他依然没有回来!我也明白,就算我等到了他,我会忍心让自己爱的人去接受一个这样的我吗?我想我也不会的!出现的这个人对我很好,我们也还合适,他是外地的,遗憾的是,他当时为了让我以及我的家人接纳他,撒慌说他是孤儿。爸爸、妈妈知道后还是原谅了他。为了表现,他多方面都很努力,工作起来也很勤奋。可我怎么也无法接近他!不管他做了多少,怎么也无法打开我心中的那扇门。不过尽管如此,我在尽量的让自己掩饰,不让他知道我的秘密,我心中,唯一的秘密。前几天,这个人从邵阳来到了我家,在聊天中他告诉我:"你爱的不是我,而是另一个人,对吗?"我否认了.他为了证实这事,要求我把自己给他.那人说:"我要你完全属于我,我就放心了".原本在心理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个人的我,怎么可能会将自己的整个人交出呢?我对他说:我做不到!可能那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点问题的缘故吧.他买了一瓶农药威胁我非答应不可.妈妈知道后大发雷霆让他走了,从此不准再踏入我们家.我也明白他是真心的,只是他的方式用错了.同时我也发现自己错了,原来我心中的那扇门早已被另一个人锁住了,锁得紧紧的.这个人的付出也好,痴情也好,都是无济于事的!因为,我的心,还在执着??????


             网友点评:
   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一段感情因为牺牲、成全而结束,至少回想起来都是美丽的。向现实妥协,是生命走向成熟完善的一个蜕变过程,痛苦是成长的开始。
                                                                                             ――杏元
    残疾人有爱的权利,但面对现实我们更多的是要承受无可奈何的伤感。然而伤感过后,生活依然要继续,太阳每天都如常升起,一切都无法改变,唯一能改变的就是我们自己的心,学会享受残缺的美,是一种能力。
                                                                                              ――一缕清风
    爱情属于那些相互爱慕,那些相互纠正彼此问题拥有共同世界观,那些彼此之间不用隐瞒自己,那些因此而振作的人。爱情可能不会接受委曲求全,一个仅仅只有等待而无自己想法、观念的人。
                                                                                              ――八角鱼





[ 本帖最后由 愚公移山 于 2008-4-16 14:29 编辑 ]

TOP

精彩同行公益网 ( 黑ICP备10005828号)

GMT+8, 2018-5-23 12:51.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