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精彩同行公益网栏目点击进入【原创田园】 › 查看主题

26921

查看

65

回复
返回列表

Rank: 8Rank: 8

八千贴勋章 四千贴勋章 二千贴勋章 一千贴勋章 积极分子勋章

go

[小说] 土根(1.....7)

1#
发表于 2008-11-22 21:04 | 只看该作者 | 正序看帖 | 打印
<>
啪..啪..啪..噼哩叭啦的鞭炮夹杂着节奏有序的锣鼓声,清晰地回荡在山村的上空,淡淡的硫磺味从远处弥漫过来。什么日子?这般喜庆?谁家又办喜事了?村庄住得比较分散,但是谁家要有个动静很快就会家喻户晓,我的店门前闲人不断,八卦消息总是很快有人快速传递。


“土根哥,
金虎哥要去当兵了!一个孩子飞奔着从我店前一闪而过。

对了,今天是好兄弟金虎入伍的日子。我差点忘记此事,放下手中未完的活,一高一低跑到村会堂。会堂门前停了一辆绿色卡车,即将奔赴军营的适龄小伙们已换上崭新的军装,胸戴大红花,喜气洋洋,正在和亲人告别。周围人头攒动,有哭有笑,一片嘈杂。


小虎,娘不在你身边,要照顾好自己,金虎妈努力踮脚拉着儿子的手千叮万嘱,本来说好不在儿子面前哭,可离别就在眼前,终于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娘,你怎么了?说好不哭的嘛,绿色军营是我从小的梦想,今天终于实现,应该为我高兴才对,我不在家,娘不要太劳累,记住,要保重身体啊!穿上军装的儿子似乎突然间长大,知道疼娘了,虎妈又是高兴又心酸。

金虎却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一边应付母亲,目光却在人群中四处搜寻。扫到我这边时,突然他两眼放光很是兴奋。

金虎,金虎!我使劲挥手,尽量让淹没在人群的自己显眼些。

金虎没回答,目光还在我身边兀自游离,才知道这小子不是因看到我而兴奋。顺着他的目光,发现桔青就站在我身后,低着头红着脸,双手来回绞着衣襟。

你怎么才来呀,他到处找你呢,车都启动了,赶紧说话呀!我不断催促桔青。


我..我不知说什么..桔青呐呐着,头耷拉得更低。

桔青,等我…”金虎在渐渐远去的车上大喊。

桔青抿着嘴一言不发,紧跟着车子一路小跑,长长的马尾来回晃动,直到金虎的身影慢慢缩成一个小黑点。


金虎让你等他,什么意思?我截住神情暗淡的桔青。

不知道,用不着你管。说完从我边上侧身溜过。

我才懒得管你呢!我朝桔青背影嘟哝了一句,好长时间没理桔青,她也没来找我。

<
>
我年长金虎和桔青两岁,三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玩伴。因患微疾,举手抬腿费劲,才延迟入学。从家到学校大约有四十五分钟路程,山路崎岖高底不平,摔跤成了家常便饭。五年小学时光,金虎和桔青总是很默契地在村口等我一起上学,有病的我没有遭遇旁人白眼,反而得到同学和老师更多照顾,为此我和父母都非常感动。

桔青很安静不苟言笑,一进学校,偶尔上个厕所,几乎不离开书桌半步。除去书本,窗外似乎没有一点值得她流连的东西。她的学习成绩很好,年年都进前十名。我呢,不好也不坏,基本保持中等水平。金虎是体育尖子,跳高、投球、跨栏、跑步样样出色。学习却是出奇的差,平时少不了找桔青帮忙。尤其写作文,一课时,金虎最多能憋出三十几字,还磕磕巴巴,溃不成文。球场对他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下课铃一响,金虎早就撒开两蹄,以最快的速度在我们在前消失得无踪无影。真羡慕活跃的金虎,浑身总有使不完的劲。身体原因,我也只能逗留在教室,这时候既不看书,也不写字,喜欢悄悄地偷看桔青的侧影。她的五官很精致,嘴巴小巧,鼻子尖挺,长又密的睫毛下一双忧郁的眼神。美中不足的是,她皮肤太白,是那种毫无血色的苍白,白得连脑门上的青筋都清晰可见。我想,她要是能够多笑笑,多走动,肯定白得非常健康,更加美丽动人。

三个无话不谈的好伙伴随着年龄增大,各有心事,本来就惜字如金的桔青话越来越少。我向来在女孩面前表现木讷,不懂得揣摩心思,倒是金虎善解人意,常常能哄得桔青开心,三人渐渐也开始有了隔阂。

桔青是个没妈的孩子,兴建水库那年我们很小。开山放炮时,工作人员操作出误,炮眼附近几十个挑土的村民被炸得血肉横飞,其中就有桔青的母亲。


乡里很穷,由大队出资安葬遇难者,这桩特大事故也没有得到合理赔偿。仅是遇难子女享受政府照顾到十八岁成年的待遇。


做官的爸,不如讨米的娘。母亲突然离世,桔青的境况大不如从前,寡居的父亲正值壮年天天借酒买醉。对女儿不闻不问,飘荡的家只靠几岁的桔青和年迈的奶奶支撑,摇摇欲坠。隔年冬天,邻村一寡妇带着二个和桔青差不多大的男孩走进这个家,生活本来就已十分拮据,又添三口饭碗,日子更是捉襟见肘。难过的倒不是生活艰难,而是继母那漫无休止的咒骂。

小学毕业,我们开始全新的中学生涯。开学那天没等到桔青,署假时桔青曾透露阿姨不让她上初中了。我和金虎打算去趟桔青家,她住在后山,独门独户,要爬个一段斜坡,爬坡时,金虎几乎是半扛着我,才小心翼翼来到桔青家那座龇牙咧嘴的矮房子前。


桔青!桔青!”我在门外使劲喊。

汪,汪,汪..”一条大黄狗从院子里冲了出来,气势汹汹,登腿就要咬人的样子,吓得我们缩成一团。


阿黄,别叫,”桔青在屋里大喝着走出门来。狗立即止住了叫声,友好地在我们脚边嗅来嗅去,温顺地摇着尾巴。


你家什么时候有狗的呀,吓死人了。瞧着这只狗,我心有余悸。


阿姨刚从娘家带来没多久,这狗其实挺好,特会看家,八成当你们是坏人了,呵呵!桔青露出一排洁白的小碎牙,她浅笑的样子很好看。

阿姨好,桔青没上学我们来看看!踏进屋就闻到一股潮湿的霉味,我和虎赶紧和阿姨打招呼。

过了好一会,桔青的阿姨才淡淡地了声,算是回答。

阿姨,桔青学习很好,不上学可惜了,她不是受照顾不用交学费吗?我又对正在烧火的阿姨说。


好?好个屁!不用交学费,这里里外外这么多活谁干?你俩帮我?又不是她一个不读,牙仔也同样不上了,(牙仔是她带过来的儿子)还不快来烧火!说完把火钳子重重摔在地上,一扭身就消失了。

桔青象兔子一样窜到灶边悄声说:爸也不让我上,我自己也不想上了,你们回去吧!说完拼命往灶孔里添柴,红红的火苗印在她张俊俏的脸上,神情有点落寞….又有点哀伤阿姨故意躲起来,我和金虎只得悻悻地离开,内心异样沉重。

冷漠的阿姨让我们意识到,桔青不可能再有上学的机会。我不由得为桔青的命运深深担忧。她花样的年华将会被这繁琐枯燥的的生活折磨得面目全非。用不了几年,甚至等不到二十岁,她就会象山里所有的女人一样。嫁人、生育、如果生下的是女儿,那么接二连生,直到有儿子为止,然后含辛茹苦养大一堆孩子。等他们当上母亲或父亲时,自己已是夕阳近黄昏,一生就这样被无情的岁月彻底烘干。


[ 本帖最后由 山野劲草 于 2008-11-23 20:23 编辑 ]

TOP

Rank: 6Rank: 6

优秀广播员勋章

66#
发表于 2018-2-24 12:22 | 只看该作者
十年 再回首 读你 让我再看你一眼 你在他乡还好吗
你--小慧,给了我们这儿的朋友一些美好的梦想
短小精赞!有情节有跌宕有曲折有故事有生活。这应是短篇吧,眼下的术语-接地气。浓郁的乡土气息,个人己见都能作电视剧的脚本。观感是再看“我”-后来学会修小家电,那最好在上中学时,埋下伏笔--提下偏好物理与爱鼓捣就呼应了。还有出神-出阁后的小慧,神来一笔,意味深长,回味深楚哈~~
懂得尊重 乐于欣赏 做好自己 关爱他人

TOP

Rank: 2

65#
发表于 2013-11-3 12:00 | 只看该作者
我还以为是新写的呢,看到时间,原来是穿越了

TOP

Rank: 6Rank: 6

积极分子勋章

64#
发表于 2013-8-14 20:48 | 只看该作者
当年劲草写土根的劲头和现在填词的劲头一样高,这是真的。在我的威逼利诱下,土根就这样诞生了。同时诞生 ...
读者 发表于 2013-8-14 19:08


读姐你就再利诱一次嘛,劲草写散文厉害,没想到写小说也行。
桂枝嫂?这就去看。

TOP

Rank: 6Rank: 6

积极分子勋章

63#
发表于 2013-8-14 20:43 | 只看该作者
文学里的维纳斯,这词比喻的好。看你没吃到羊肉惹身骚。你们谁补我都不介意。
清水 发表于 2013-8-14 11:46



幸灾乐祸的家伙,不如你来好了。大家鼓掌。

TOP

精彩同行公益网 ( 黑ICP备10005828号)

GMT+8, 2018-9-19 04:24.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