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精彩同行公益网栏目点击进入【原创田园】 › 查看主题

10702

查看

23

回复
返回列表

Rank: 6Rank: 6

积极分子勋章 电子杂志制作勋章

go

[散文] 开坛5000字感言 我想你

1#
发表于 2010-4-23 11:52 | 只看该作者 | 倒序看帖 | 打印
本帖最后由 清水 于 2010-4-23 12:12 编辑

为逃避债务,只能文不对题了                           
                                                         
                                                       月酸酸娶妻

      月酸酸,酸人也。酷爱诗书。常红烛书卷伴五更。困乏时,喝醋提神醒脑。三伏天,汗湿衣衫,埋头苦读无暇洗浴,以至酸气弥漫,屋内臭虫蟑螂皆熏毙。十五岁时聪明绝“顶”,脑袋寸草不生(怀疑常年被酸气腐蚀所致),常以葛优为偶像(聪明的脑袋不长毛滴)。自比有潘安之貌,引无数姑娘倾倒。曾有个女孩子肯为他而死??跟你在一起,我宁愿死!。月酸酸是心善之人,当然不会让姑娘为自己殉情。另一女子与他相约到下辈子,求爱时,那女子说了一句让他刻骨铭心的话:“我俩前世无缘,想追求我?下辈子吧!”。 月酸酸五内俱焚,面条上过吊,豆腐撞过头,都米死成。无奈来到一庙中祈求菩萨显灵指点迷津。

     他焚香磕头,想到伤心处,诗性大发“娇娘何时有?焚香问菩萨,不知天上人间,娇妻是何颜。我欲驾鹤西去,惟恐家人伤心,娶妻真是难。起舞影孤单,何苦在人间。枕边空,梦犹在,夜难眠。不应有醉,何时才能把梦圆?女有黑白美丑,男有高矮肥瘦,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光棍不再有。”月酸酸涕泪横流,酸气直冲云霄,惊动了天上月老,月老眉头紧锁“世上还有这等酸人,我要不管这事,酸掉我几颗大牙,以后豆腐都别想吃了”,于是降落凡间,来到月酸酸身边“施主,你的姻缘前世已定,但天机不可泄露。需要自己去体悟,你且说出愿望来,我会帮你实现”。

    月酸酸叩拜了月老说道:“想我月酸酸饱读诗书,相貌英俊,大丈夫岂能无妻?自古英雄配美人,我想当将军,金戈铁马,驰骋疆场,一扫我酸腐之形像,望月老成全”。 月老回道:“你莫睁眼,一炷香功夫,愿望自会实现,妻在营中”。

   待睁眼时,月酸酸身处军营中,一身金盔金甲,披着红色斗篷,腰悬宝剑,阔步走到中军大帐。帐中一绝色女子躬身相迎:“奴家大巫这厢有礼了,特摆下酒宴为将军洗尘” 月酸酸被这女子美貌折服,受宠若惊:“有劳夫人,本将军正腹中饥饿,先啃只凤爪”。“ 将军且慢,奴家酷爱诗书,早闻将军文武全才,能否先做诗一首,让奴家先睹为快?”月酸酸微微一笑:“夫人还是急性子,待本将军酒足饭饱才能做的好诗”。 大巫有些无奈:“也罢,奴家通晓音律,能歌善舞,为将军伴舞一曲助助酒兴,奏乐。。。”。帐外四周鼓瑟齐鸣,众婢女男仆合唱:“(女) 月酸哥你是我的夫哇,(男)巫大姐你是我的妻罗,(女) 酸哥哥你带路往前行哇,(男)我的妻你随着我来行哪。。。。。”月酸酸左手啃着凤爪,右手举着美酒,好不惬意,问道:“这曲唤着何名?妙哉,有余音绕梁之美”。 大巫回道:“这是奴家根据楚地民间小调改编的,讲的是一个砍柴樵夫刘海的故事,还没取名,今日此时此景,姑且叫做《四面楚歌》吧”。 月酸酸有股不祥之兆,难道我投胎到楚霸王身上了?急问:“此地唤着何名?”大巫道:“此地名叫乌江”。 月酸酸大惊,含在口中的美酒喷了出来,咳嗽不止,一口气没喘匀,又被鸡骨头卡住了,脸涨的通红,向大巫示意:“夫人。。救。。。我”。大巫不急不忙:“将军酒足饭饱,歌舞也赏了,该写文了吧?你只要写了,我马上帮你”。 月酸酸脸已憋成猪肝色,又气又急:“取。。纸笔。。来,我要写。。。。遗。。。书。”笔纸备好,月酸酸使出最后的力气写出四句千古绝唱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喉卡刺;喉卡刺兮无奈何,大巫大巫不救我。”写毕,轰然倒地。“霸王憋鸡”,人间悲剧。
  
    月酸酸化为一股青烟,回到庙里又见到月老:“惜哉!世人只知英雄配美人,然几个英雄能过美人关?我要当皇帝,坐拥天下美女,权倾天下”。 月老应允:“你劫数未尽,去吧”。

     转眼间月酸酸身穿龙袍,坐在金銮殿上,众臣退朝。他身心疲惫。一个太监前来通禀:“回禀皇上,请移驾到后花园沐浴更衣”。 后花园遍布奇花异草,假山怪石,中间一弯温泉,雾气袅袅,一女子正在洗浴,听见脚步声,那女子回头一望,冲月酸酸一笑,他七魂丢了三魄,不禁惊叹“世上还有这等倾国女子,面如芙蓉,肤如凝脂,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急忙脱了龙袍,游到女子身边。“朕后宫佳丽三千,怎没见过你?”。女子有些紧张,娇滴滴的回道:“臣妾刚进宫不久,专服侍皇上沐浴的。”“请问姑娘芳名?”。“臣妾姓杨,名骨头”。 月酸酸哈哈大笑:“什么羊骨头,牛骨头的,我看你体态丰腴,像肥肥的虫子,改名杨肥虫吧”。 骨头一脸娇羞,做撒娇状:“皇上好坏,欺负臣妾,我出生时骨瘦如柴,父母怕不好养活,才取这个贱名的”。 月酸酸上前把骨头搂在怀里:“朕现在就封你做贵妃,今晚要宠幸你” 骨头赶紧谢恩:“多谢皇上,可我要皇上只对我一人好”。 月酸酸一脸严肃:“放心吧,爱妃天生丽质难自弃,三千宠爱在一身。”“我要皇上发誓”, 月酸酸双手合十做虔诚状“我与爱妃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从那以后,两人如胶似漆“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月酸酸沉迷于酒色歌舞之中,终于引发了群臣不满,发动兵谏,为了江山社稷,无奈赐予骨头三尺白绫,离别时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骨头说了最后一句遗言:“我恨你”, 月酸酸心如刀绞 “此恨绵绵无绝期。爱妃,朕对不起你,恨吧恨吧,这样我心里好受些”。数日后也抑郁而亡。
  
     月酸酸化为一股青烟,回到庙里又见到月老:“痛哉!爱江山又爱美人,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帝王将相虽锦衣玉食,官高权重,但也有难言之隐,我还是做点小生意,养家糊口,娶妻生子,过平凡人的日子吧”。 月老应允:“去吧”。

    月酸酸于是变成了月饼店的掌柜,娶了一名叫叶子的姑娘为妻。这女子容貌秀丽,心灵手巧,平时喜好绣花养花。两人的日子过的甜甜蜜蜜。日子一久,一些风言风语传到月酸耳里,说自己养了个“花痴”老婆,月酸前去盘问,叶子满脸冤屈哭诉:“奴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是绣花摆弄花草,对花痴迷,不是‘花痴’是什么,官人要不信奴家,奴家不如一死证明清白”。 月酸酸无奈,只能好言安抚。
一日,月酸酸偶染风寒,服药后不见好转,躺在床上奄奄一息.拉过叶子的手,疲弱地说到:“夫人对我真好,多谢你一直照顾我,以前是我不好,老爱损你,骂你,原谅我” 叶子喔著他的嘴“你累了!静静的睡吧,乖,不要说话” 月酸酸很无力的说:“我酒后失态还调戏过你姐妹欣然,你不会怪我吧” 叶子啜泣著“这事我知道,欣然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我要是男人,也会动心的。”叶子接着说:“我也有事情和官人表白,你也要原谅我”。 酸酸点了点头。
叶子说: “我偷偷和西门运涛官人好上了”酸酸表情很无奈“这事我知道,只是没有证据。我也不久于人世,不能让你守寡,改嫁吧”。
叶子感动地抓著他的手泪流满面:“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你一定要原谅我。。”。
酸酸又点了点头:“世上不会有比戴绿帽更严重的事了,说吧,原谅你。”
叶子欲言又止:“其实吧。。。其实吧。。。你病得这么重,是我给你下了********!”
月酸酸长叹一声:“呜呼哀哉!风萧萧兮吾心寒,月酸酸咽气兮不复返。”两眼一翻,双腿一蹬,气绝身亡。

     月酸酸化为一股青烟,回到庙里又见到月老:“悲哉!最毒妇人心,下次一定要娶为我痴,为我狂,为我愁思伤断肠的女子为妻”。 月老应允:“茅屋一女子等着你,去吧”。

     转眼间来到一破旧茅屋旁,一女子上前施礼:“民女小鸟,受月老指点,恭候夫君多时了”。女子虽衣着简朴,但透出一股端庄秀丽。月酸酸欣喜:“这名字甚好,小鸟依人,定会是贤妻良母,往后叫你鸟人吧,今晚我们就成亲”。一摸衣兜,出门匆忙,忘记带银两了。对小鸟说:“你等我几个时辰,最近手风颇顺,我回去打几圈麻将赢些银两买嫁妆给你。”小鸟一脸疑惑:“民女孤陋,何为麻将?”月酸酸怕她听不懂,打了个比方:“麻将就是修长城,修的好,就有钱赚。”“嗯,民女有些明白了,夫君快去快回”。 月酸酸回到今生,该他走运,把把自摸,看嫁妆钱够了。急急返回,未到家门口就大叫起来:“鸟人。。鸟人。。夫君回来了”。来到屋里四处没人,上邻居家打听,一婆婆出来答话:“你这后生才回来呀,你妻一年前找你去了”。 月酸酸有些糊涂,我才走一日,婆婆说有一年?猛然想起书上提过,后世一日抵前世一年,忙追问:“我妻哪里去了?”婆婆说:“自从你走后,她日也思,夜也想,可久无音讯,听说你修长城去了,决定千里寻夫,到长城那里找不到人,于是日夜啼哭,哭倒城墙800里,秦始皇大怒,把她关起来,官府正通缉你,说你是罪魁祸首,抓到后一起问斩。”月酸酸哭笑不得:“婆婆莫吓我,我妻又不是孟姜女。”婆婆说:“后生呀,你有所不知,你妻正是孟姜女,小鸟是她的乳名。”月酸酸如五雷轰顶,愤愤不平的骂道:“我靠,咋这么倒霉,难道真应验那句话‘赌场得意,情场失意’”,这时传来官差的叫喊声“抓住月酸酸,千万别让他跑了。”月酸酸撒腿就跑“此地不宜久留,保命要紧”

     月酸酸化为一股青烟,回到庙里又见到月老:“怪哉!难道我月酸酸真与红尘无缘?心有不甘,下次要娶一书香女子为妻”。 月老应允:“有一白衣女子等着你,去吧,成否看机缘了”。

    转眼间来到西湖边,月酸酸化做一白面书生,手摇纸扇。西湖美景果然名不虚传,杨柳拂岸,水波涟涟。忽然愁云惨淡,下起沥沥小雨,湖上有座桥,桥上有座凉亭,月酸酸赶去避雨,凉亭里正坐着一僧和一个白衣女子。烟雨朦朦中的西湖显得更加娇美,月酸酸发了酸性,来到和尚和白衣女子面前:“这雨不知何时停歇,桥上站着僧,我们以“僧和桥”三个字,每人选一个字作诗,不知二位意下如何?”两人无异议。和尚说:“我用‘僧’作诗,有土念个增,没土还念曾,去掉增边土,立人念个僧。僧前一本经,每天苦修行,有朝功德满,成佛坐花心。”众人喝彩。白衣女子说:“我用‘桥’作诗,” 有木念个桥,没木还念乔,去掉桥边木,加女念个娇。红线穿针走,书香常伴手,花容压群芳,敢和西施斗。”月酸酸十分惊叹,看这女子确有天仙之貌,说道:“姑娘好文采,能否赐教芳名?”女子微微欠身“小女子白雨竹见过公子。”难道这就是月老暗指的佳人。我要试她一试,摇着纸扇说:“我用‘和’作诗,有口念个和,没口还念禾,去掉和边口,添斗念个科。 科考一才郎,用功在书房,中得状元郎,桥上娶娇娘。”突然和尚暴怒,上前抓住月酸酸脖领:“你个酸秀才,有辱斯文,敢调戏我家娘子”。 月酸酸不知所以然:“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俩啥关系?”“老衲法海,她是我娘子白素贞。”“她不是叫白雨竹吗?”。“白素贞名气太大,白雨竹是她化名”。 月酸酸心有不甘:“那她也是许仙的老婆,和你无关?”法海十分不屑:“许仙那穷书生,怎能和老衲比,我答应为白娘子盖一座叫“雷峰塔”的别墅,才抱的美人归。”“你这和尚,不守清规戒律,金屋藏娇。” 法海双手合十:“阿弥陀佛,罪过!老衲六根不净,还是个花和尚。”“卑鄙无耻下流,原来你拆散许仙姻缘,是对白娘子有所企图。”法海恼怒,把他推入湖中,月酸酸挣扎着猛然看到桥上2个大字“断桥”。心里一下冰凉,“天意呀,难道我和许仙一样,和美人有缘无份”呛了几口水后,沉入湖底。

     月酸酸化为一股青烟,回到庙里又见到月老:“哀哉!心已伤!农妇山泉有点田,我还是归隐山林了此余生吧”。 月老应允:“有一红衣女子等着你,去吧”。

     转眼间来到一竹林掩映的茅舍,四周青山叠翠,溪水潺潺,一大黄狗(叶子家的狗)在篱笆墙外狂吠,老牛在院里悠闲吃草,月酸酸穿过柴门,边走边喊:“小娘子。。小娘子。。。我来也”,可屋里没人,正疑惑着,听见有女子嬉戏打闹的声音,循声找去,穿过花径,越过小竹林,眼前一池清澈湖水,几个女子正在洗浴。看见有男子走近,纷纷穿衣躲避。月酸酸看见草地上有一红色衣裙,抢在手中,没衣穿的女子躲在在水中不敢出来。他冲着女子喊道:“小娘子,嫁给我吧。”女子说:“那你介绍下自己吧”。 月酸酸声音提高八度:“我家有车有房还有地,牛车一辆,茅房三间,薄田一亩。”女子狂晕:“条件不是很好,但人还算实诚。”月酸酸接着说:“我还是个好丈夫,以后我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我浇园。你吃饭来你睡觉,你喝茶来你赏花。”女子扑哧一声被逗笑,芳心骚动,走上岸来穿好衣服说道:“小女子随风见过夫君,树上的鸟儿成双对,我们夫妻双双把家还吧”
两人回到茅舍,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一夜缠绵。有诗为证“春宵一刻值千金,翻云覆雨皆是情”。第二天醒来,月酸酸发现枕边空无一人,只有一封书信,拆开里面写到:“亲爱的酸酸哥,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回娘家去了。我其实是天上的织女下凡,王母规定只能7月7日与你相会,真是相见时难别亦难,泪别夫君肝肠断。呜呜!以后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只能在鹊桥相会了。爱你的妻??随风”。 月酸酸读完信嚎啕大哭:“老天爷,你好残忍,让我们夫妻两地分居”。悲愤交加中赋诗一首“妻住鹊桥头,我住鹊桥尾,夜夜思妻不见妻,只能咽口水。”咏毕,气血上涌,昏倒在地。
   
   月酸酸化为一股青烟,回到庙里对月老三拜:“多谢月老成全,我已顿悟,姻缘不可强求”。 然后作《美梦令》一首:

年少聪明绝“顶”,
天生和尚衰命。
痴情化成泪,
前世姻缘注定。
断情,
断情,
庙里静心读经。

从那以后,庙里多了一个法号“无花”的和尚。

提示:文中人物切勿对号入座,写文需要,绝无讥讽之意

TOP

Rank: 6Rank: 6

一千贴勋章 文章精华5贴勋章

2#
发表于 2010-4-23 11:55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叶子 于 2010-4-23 14:39 编辑

哈哈,笑死我了,开篇看主题以为是煽情文字。只因论坛关闭期间,清水曾在群里许下诺言,他日论坛开放,他将写出“我想你”不少于五千字感言。本篇虽有移花接木之嫌,本人认为比“我想你”更来得精彩,写得非常热闹,诗词歌赋民间故事巧拈妙改,几番轮回,让月酸上天入地,享尽荣华富贵,又饱受灭顶之灾。


“霸王别姬”月酸演绎楚霸王,大巫摇身变虞姬。英雄末路,虞姬自刎殉情,这悲情一瞬在清水笔下“鸡骨头”成了索命绳。看完乐得不行了,既打出清董事鸡村的铁定招牌,又不动声色地让我们重温了一次历史悲剧。更突出了大巫酷爱诗书的满腹才情!人物形象灵动逼真。


坐拥金銮殿黄袍加身的月酸不知什么模样,我相当好奇。艳压群芳的杨肥虫万千宠爱在一身。玄宗败走京师,马嵬坡下葬香魂,“我恨你”写尽贵妃当时的哀怨,又有如今骨头的风格,直接笑喷了,人物把捏十分到们,不用心是绝对写不出这样的文字的。颠覆了妹妹形象,骨妞会不会劈了你!我为你担心。


转眼间,月酸变成了武大郎,搞笑的是叶子成了潘金莲,还有西门运涛哈哈!月光是我小辈侄孙,这损招亏你也想得出。私底下再收拾你!大郎的孬,金莲的狠毒描写得很到位,人物客串不过是以点带面罢了,为清水敏捷的才思赞一个!


孟姜女哭长城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民间传说,耳熟能详,一月到十二月的歌我都会唱。月光成了壮丁范喜良。哈,孟姜女万里寻夫得到的却是丈夫的噩耗。哭倒长城或许有些夸张还添加了不少色彩,这感人故事让后人痛斥当时封建统治阶级暴虐行为的同时又对坚贞的爱情和自由幸福生活无限向往。老一辈聊起,都非常感慨。这么厮文可爱的小鸟被你写歪了,罚文三篇!


白蛇传是西子湖畔的故事,大众口味比较平民化,江浙老少无所不知。竹子清雅善良,演绎白蛇很是贴切,只可惜太便宜了月光小子,小子几世也修不来这等缘份。法海因为除妖才将白蛇吸入钵内压在雷峰塔下,雷峰塔因为这美丽的传说成了旅游胜地这里却成了许仙的情敌,我倒,原来故事还可以这样写。为竹子鸣不平,竹子该联合骨头小鸟拿起手中武器来讨伐清水,我就是你们坚强后盾。


天仙配是安徽一带广为流传的黄梅剧种。董永卖身葬父,勤劳善良。七仙女厌恶天宫生活私自下凡和董永配成夫妻。神仙和凡人本不同路,王母娘娘勃然大怒,拨下银簪划出银河活活拆散美满姻缘,从此劳燕分飞,天方一各。只有在七夕之时才能相会,正有了银河又有鹊桥之跨时空的传说让黄梅戏历久不衰。妻住鹊桥头,我住鹊桥尾,夜夜思妻不见妻,只能咽口水。诗改得很幽默,也符合人物特征。印象中随风妹妹比较传统,你居然敢这么大胆引用,也不怕她拆了你骨头?


这类文章实际最不好写,过了可能显俗套,不过味道不浓。清水是这方面的行家,轻松自如完成,让月酸酸上天入地的,妹妹换了一茬又一茬,便宜了他,等会催他交租一篇黄梁美梦。美梦令更把月光另一个“无花和尚”网名诠释得淋漓尽致。文体看似松散,却又丝丝相连,毫不牵强,幽默横生。可见清水学识广泛,内功之深厚,构思之新颖,想像力之丰富,真是不写则已,一写惊人。继“斗地主”后又一个巨篇力作。历害!为何不写小千?有同伙嫌疑。

TOP

Rank: 7Rank: 7Rank: 7

版主勋章 二千贴勋章 一千贴勋章 文章精华10贴勋章 文章精华5贴勋章

3#
发表于 2010-4-23 12:45 | 只看该作者
哇,我还是我的店小二、、、

TOP

Rank: 8Rank: 8

八千贴勋章 四千贴勋章 二千贴勋章 一千贴勋章 文章精华20贴勋章 文章精华10贴勋章 文章精华5贴勋章 积极分子勋章

4#
发表于 2010-4-23 16:13 | 只看该作者
听说月酸酸属猫的,应该有九命,现在才六命.“霸王憋鸡”死在大巫手里一回,抑郁死在骨头手里一回,,染风寒死在叶子手里一回,让小鸟给哭死一回,恋上白雨竹被法海推进湖里死一回,又因两地分居被折磨死一回... 不知现在月酸酸接下来的命运如何?另一条命清水要如何处理?严重期待中.
“(女) 月酸哥你是我的夫哇,(男)巫大姐你是我的妻罗,"
"叶子说: “我偷偷和西门运涛官人好上了”
可笑死我了.

TOP

Rank: 7Rank: 7Rank: 7

版主勋章 二千贴勋章 一千贴勋章 灌水天才勋章 文章精华10贴勋章 文章精华5贴勋章 宣传标兵勋章 游戏高手

5#
发表于 2010-4-23 17:11 | 只看该作者
我也想你们了,嘿嘿。。。。
不可改变容颜,但可改变微笑;不可改变别人,但可把握自己;不可改变生命的长度,但可改变生命的宽度.

TOP

精彩同行公益网 ( 黑ICP备10005828号)

GMT+8, 2018-9-25 10:16.

Powered by Discuz! X1

© 2001-2010 Comsenz Inc.